新聞 新聞中心

豐縣的泥池酒,我怎么也忘記不了

2019-08-09

在上世紀80、90年代,一提到“泥池”兩個字,立即就想到了“酒”,是的,泥池酒是豐縣的一大特色,泥池酒廠位于豐縣縣城東關,在東關大橋的西邊,泥池酒廠的輝煌,還是如在眼前

雙龍泥池酒

提到豐泥池酒廠,有幾個有貢獻的人是必須要提的,如:陸廠長、李廠長、周廠長等,在80年代末,陸廠長以豐縣經委副主任身份兼任酒廠廠長,這也足以顯示縣政府對泥池酒廠的重視。

豐縣泥池酒廠創建于1958年,在1990年,泥池酒廠的發展是非常迅速的,我還記的,當時,泥池酒廠在人民日報還做過廣告,是一個投票的廣告,我印象很深。在那個年代,泥池酒廠出品的酒,在豐縣是很暢銷的,也根據豐縣人喝酒的規矩生產出了“半斤”裝酒,有玻璃瓶、瓷瓶,幾個朋友聚會,一上桌,先上四個涼菜,在每個人的面前先擺上一瓶“半斤”裝酒,這個大家都是明白的,面對四個涼菜,大家慢慢喝,一般是喝完再上熱菜,呵呵,在豐縣民間,也有一種說法,叫“剔苗”,可理解為,人多了,需要讓不能喝酒的先坐在一邊休息。

泥池酒,一開瓶,香氣裊裊,清香四溢。

泥池酒與鳳鳴塔有點故事的,鳳鳴塔始建于明代,也稱風水塔,傳說,在建塔前,豐縣沒有出過狀元,在鳳鳴塔建成110年后,李蟠成為了狀元,徐州也出了這個唯一的狀元;在90年代重新建了鳳鳴塔,后來又幾次重修了鳳鳴公園,在解放路上,靠近豐縣印刷廠。

鳳鳴塔泥池酒

泥池酒,有鳳鳴塔牌泥池酒。豐縣泥池酒廠有一廠和二廠之分,一廠(總部)是由陸廠長直接負責,二廠由李廠長負責,陸廠長也是一個改革派,對豐縣泥池酒廠的發展起到了不可磨滅的貢獻,對廠區也進行擴大,從高校也引進了20多名大學生,5年后,20多名大學生都成為了泥池酒廠的“柱子”,陸廠長后來調到了縣經委工作,由李廠長主持全面工作,豐縣泥池酒廠進入了高速發展的快車道。

李廠長站立在改革的浪尖,受到了非議,然而,他還是勇往直前,深受泥池酒廠人的愛戴。我記的,在同德商埸附近,還建了一個與泥池酒廠相關的酒店,叫東渡大酒店,泥池酒廠進入了“周廠長”時代,周廠長曾經在豐縣單樓三環沙發廠工作,這是一個鄉鎮企業,在80年代初建立的,周廠長是創始人,生意做得很好,在那個缺乏“產品”的時代,很快,三環沙發廠的生意已銷到了全國各地,周廠長也成為了豐縣的“名人”,因此,他在90年代中期,被調到泥池酒廠進行主政,在那個“三角債”流行的時代,豐縣泥池酒廠也出現高額負債,這成為泥池酒廠的發展動力的桎梏。

豐縣泥池酒廠,現在已是成為了幾分天下。

在豐縣王溝鎮、趙莊鎮、天津、北京等地,均有泥池酒的影子,不過,我還是對“雙龍泥池”情有獨鐘。

曾因泥池而醉過

在1989年暑假,跟隨高中同學,我曾有幸去雙龍泥池酒廠二分廠裝酒車間干活,我的工作是裝酒,一個皮管子,連接著一個大酒罐,在皮管子的頭上裝有一個水龍頭,把水龍頭打開,將皮管子插進酒瓶,把酒裝滿,然后交給下一道工序,即裝瓶蓋。

現在想起來,為何不多喝上一口泥池酒呢,呵呵,這是不可能的,當時,車間的衛生也不是太好,難道是因為酒能消毒嗎,想想也不至于。若從管理學的角度來看,公司的管理是需要加強的,這也當時的國家體制是有關的,雖然,在1992年就已提出了“社會主義市埸經濟”。我還記的,我在徐州廣播電視大學兼職時,為大專班學生上課時分享什么叫社會主義市埸經濟時的情景,社會主義市埸經濟是對資源的重新配置,這是書本上寫的,那時,誰知道這等“高大”抽象概念呢。

在豐縣,隨著泥池酒廠的解散,外地酒就蜂擁而至,不過,家鄉人對喝酒是有品味的,不管哪一種外地酒,在我的家鄉都是得不到長久青睞的。

看到國營二字,內心不能平靜了

豐縣泥池酒,與江蘇高溝、洋河是齊名的,俗稱為“池、溝、河”。

我還保存著在90年代中期,公司過年關時,分的2捆雙龍泥池酒,不舍得喝,每次都是拿出來看看,對我來說,這已足夠了。

家人見我這樣,有點不理解,經常批評我,但我還是改不了。

我對豐縣泥池酒的情結,很深,有點說不清哦,借用一句廣告語來結束本文吧,“喝泥池酒,寫盡天下文章!”

2017.3.26